矛木MJ

第彡只眼睛看世界:

昨日听冯老师讲,广州大佛寺有位八十岁出家的老学者,用英文讲过《楞严经》,就很好奇地问冯老,有没有老外来听?

这样问,是我想,科学很牛的西方人,假如他们知道楞严一会,佛陀跟弟子们上物理课(真的,真的是在上物理课),佛陀讲,如果将物体七等分,之后再七等分,如此反复,细至“微尘”,继续细分……

正当我以为,佛陀又会来一句“穷说不尽”作结时,佛陀却抛出一个词,“邻虚尘”!我猛然想起了量子论,物理学这百年来的一个重大发现。

“量子”一词就表明了,物质的质量、体积,乃至时间的一段,并非人们原以为的可以任意细分,而必须是一个确定的“普朗克常数”的倍数。也就是说,这个宇宙的一切,是用量子“积木”堆砌而成的,而构成这块“积木”的,竟然是虚空。上图中的白线,就是在科学实验中拍摄到的,在虚空中生生灭灭的亚原子粒子。电脑软件专家可能更清楚这一点,因为只要有“0”和“1”,就足以让他们构建出一个无穷无尽包罗万象的虚拟世界。

两三千年前,佛陀提出的“邻虚尘”的概念,不小心被现代科学之量子论确认,让我这个惯由不知是否科学的“科学思维”驱动的人震撼到了。我想,西人也会如此。

还有,量子论的奠基人之一的玻尔(Niels H. D. Bohr,1885-1962)说过,“如果谁说他懂了量子力学,他就没有真懂。因为量子力学连我们都没有搞懂。”

这话听起来,怎么好像是两千多年前的一位叫老子(李耳,约前571年-前471)的东方人说过?他的原话是,“道可道非常道”。

可能就是基于这些历史公案,让我很信服我“菩提祖师”的一个预言。林才松老师(1947-2017)说,“未来是汉语的世界”,他说他发现,凡是英文能表达的东西,汉语一定能表达,而且能表达得更好。而某些汉语能表达的东西,用英文就表达不出来。

当世界的本质被科学家看得越来越清楚的时候,汉语的价值就显现出来了。

这不但是一个中国人的观点,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(Fritjof Capra,1939- )更在他的《物理学之道》里,细述了以中国的禅宗公案为代表的古老的东方智慧,是如何启发了那些量子物理学家,去解决那个“说了又不是,却又要去说”的困惑。

看天边的云,品手中的茶